当前位置: 中国丹阳网 >  数码世界 >  小事丨我的表哥结婚了,我有点想念他 > 正文

小事丨我的表哥结婚了,我有点想念他

中国丹阳网-数码世界 来源:知乎日报 时间:17-08-12 50条评论

仿佛一切都没变

然而没变的只是我

他有了新的生活

为我所没有生活过的

题图:《夏威夷男孩》

我的表哥结婚了,我有点想念他

知友:改之理zcw

我的表哥亚光结婚了,我有点想念他。

据说我们小时候就睡在一起,还打架,别人见了就说,可不行,没有这么打架的,往死里打。东营的容涵姐姐来姥爷家时,哄我们睡觉,睡着了就是好孩子。我闭上眼,听见她跟别人说,我一眼就知道谁真睡着了,假睡着的人,眼睛会动。我于是拼命让眼睛不动,然而最后还是动了。就听见他们笑,说果然如此。而亚光是真睡着了。

后来他成了一个学识渊博的人,他比我大一岁,也懂很多我不懂的东西,我记得他可以蹲在地上,拿粉笔一个一个写阿拉伯数字,而我还不会。

那时候的楼房有一种现在的孩子见不到的构造,每栋楼下面有一个大的垃圾场,楼内的墙壁上开着铁的小窗,人们把垃圾扔进小窗,就会掉到下边的垃圾场。

这个构造对于我们来说太神奇,有一次,亚光凭借观察和推理提出了上述假说,然后想要验证他,他拿着一个瓶子去二楼,从小窗扔下去,让我在楼下垃圾场守着,看那个瓶子是不是真的掉了下来。于是我在楼下等,然而总等不来他,进楼去看看,原来他走得太过兴奋,不小心撞在了楼梯扶手上,疼并且错愕,看到了我,才开始哇哇哭了起来。

亚光并不住在聊城,只是来姥爷家玩时,我这才得以和他相处。暑假他来得最多,然而他总不能住整个暑假,总是半路就被接走了。记得那时候电视上有个节目叫点歌台,有一次亚光走了,我一个人看那个节目,回想起和他一起看这个节目,听过或者唱过这些歌,还有点小忧伤。(然而我现在,又何尝不是正在做且不得不做相似的事情呢。)

还有一次,姥爷带我和亚光一起出去玩,路上遇见一个行色匆匆的人,我姥爷问这么着急去干什么?那人回答说,邓小平死了,我得去一趟北京。回去看电视,果然如此。那时候只记得我喜爱的动画《三个火枪手》停播了,换成追悼节目,还有无时不在的《春天的故事》。现在回想,却想起来那个人,那个人还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呢。

那时候我经常分享东西给亚光,从只能打俄罗斯方块的掌机,到小霸王,还有各种漫画书,故事会。除了在姥爷家住,我还会极力撮合他去我们家住两天,玩小霸王,看我家里的书。

那时候已经不是往死里打的两个人,我进化成任性,暴躁,迁怒于人的人,而他则性格温和。记得有一次打《魂斗罗》,有一关是要从一个很高的地方跳下去才能打 boss,如果两个人一块跳下去,都死不了,但如果一个人先跳下去了,另一个人就会在上边死去,然后复活了就会直接摔死,就这样一直死下去。

实际上暑假还有一个重要的活动,就是姥爷逼我们学习,写日记。我有一个本子专门写日记,里边的主角主要是我,亚光和姥爷。在同龄的小朋友都只会写「今天妈妈带我去公园玩,我非常开心」时,我日记里已经有完整的叙事了。

那本日记不是流水账,也不是编造的雷锋故事,而是记录了一天中一个值得记录的片段,非常具有可看性。我上大学之后还看过一次,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比如那时候没有百度,遇到一个不知道的事情会怎么办呢?答案是查字典。

前两年我无意说起,神马倭寇啊,都是中国人,我姥爷说我胡说,倭寇就是日本人,过了两天又去他家,他竟然戴上眼镜,拿出一本厚厚的词典,找到倭寇词条,说你看,这里写着呢,倭寇,日本海盗。我感到有点心酸。

在大人们眼里,亚光是一个典型的好学生,而我则低人一等,需要向他学习。亚光也乐于向我传输很多知识。

我记得一次共同大便的时候,他还问了我一个问题,如何称空气的重量?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了秘密,也许解释了他为什么懂那些奇奇怪怪的知识,我发现他有一套科普类的日本漫画,从宇宙到人体,无所不包。

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一本关于恐龙的,里边虚构了一群孩子参观恐龙乐园的经历,并介绍了各种恐龙。我非常喜欢这本书,于是这本书不知为何就到了我手里。小孩子都喜欢恐龙。不过又过了几年,这整套书都到了我的手里。哈哈哈。

很久以后,我发现欧姆社有一套类似的漫画,只不过更高级,从微积分到量子力学都有,就连回归和主成分分析都有,很多内容涉及到本科水平。

后来又长大了,有一次照例在我家,我又拿出书来分享给他,三本《哈利波特》,那时候还没有第四本。

我敏感地发现,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,我喜欢看的书他也看得津津有味,而是不怎么感兴趣。

你知道,我们这代人,在小时候拥有完全一致的共同记忆,看同样的电视,听同样的歌,玩同样的玩具,直到有一天分叉了,有的人去玩仙剑奇侠传,有的人去玩红警 cs,有的人去看少年包青天 2,有的人则去看流星花园,然后分叉的点越来越多,最终成为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的人。我第一次意识到我和亚光的分叉,就是发现他并不喜欢看《哈利波特》。

似乎小学到初中的暑假是我和亚光最后的童年时光,后来的记忆就少了。他应该是暑假仍来,或许来的少了,记不清楚。

等我上了初中,发生了两个变化,一个是学习成绩开始好了起来,一个是开始对姑娘产生邪念,这让我有时候觉得我是个好人,有时候又觉得我是个坏人,内心处于纠结之中,也许因此无暇顾及他物。

记得亚光上高中了,终于来了聊城,他好像留下一些书在姥爷家。其中就有姚明的一本自传。

初中以后,开始中午在姥爷家吃饭,午休,床上总有一些催眠用的漫画,例如哆啦 A 梦,里边有一个道具,能让人说的话成真,给小夫用上,他吃完饭就睡觉,妈妈说,吃了就睡会变成牛的,然后他就真的变成了牛。有一次我吃完饭就直接去睡觉了,亚光也过来说,吃了就睡会变成牛的。

后来他去湖南上大学了,校长是一个感动过中国的人。第二年我也要上大学了,对未来四年要待的地方感到迷惘——并不知道将来还要待上额外的三年。亚光对我说,有一次和室友在校园里看到新生,他说这些人跟傻逼似的,室友说,我们去年也是这么傻逼。

然后亚光来姥爷家更少了,每次来我们就一边吃饭一边说话,然后一边看电视一边说话。他仍然知道很多我并不知道的奇怪事情。

然而他大概只在刚从学校回来或者要回学校的时候来住两天。走之前我姥娘就让他吃饭小心点,因为他消化不好,坐火车的时候别拉肚子。小时候吃西瓜,也是我吃得多,他想再吃的时候,姥娘就会阻止,亚光不能再吃了。

我姥娘说,亚光一个人在这里时,一句话也不说,在那看报纸,看电视,等我来了,就秃噜秃噜说了起来。亚光是典型的理科生,而我则是一个郭德纲,夸夸其谈,哗众取宠,亚光则负责扮演于谦的角色,有时候还给我钓鱼。

亚光仍然是一个好孩子,姥爷家里的小电器坏了,或者墙上挂个挂钩之类的,都等着他来做,而我是个不得已的替代品。有一次我说要考研,就买来一本高数,我姥爷非常支持,就强迫亚光帮我一块做,然而他也觉得难,看完答案说,奥,原来如此。

亚光毕业以后去了大连。我姥爷说大连好,风景好,气候好,还说要去大连玩。然而还没有成行亚光又去了苏州。去了还不敢告诉他们,怕他们觉得变动太快,又从国企变成外企。等知道了,我姥爷又说苏州更好,上有天堂,下有苏杭。然而身体不行了,只能在附近转转了。

有一次,过完年,我去济南接着上学,亚光也要回去上班,说是要在济南转车,我们就一块去了。到了之后他说,实话跟你说吧,我不是来转车的,而是我有了一个女朋友,是泰安人,我们在这里约见来着,别跟你姥爷姥娘说。于是我问清楚了到底怎么回事,准备跟他一块等,最后又决定先走了。

硕士毕业出去玩,还特意和别人分开,去苏州找他玩了一天,我说,自从你有了对象,穿衣服明显上了档次,不屌丝了。

半年以后的春节,他们来领证,我和妈妈也跟过去凑热闹,中间还有点小问题,靠我爸爸的关系才顺利解决。那时候他们说,五一结不了婚,十一才能。

在此期间,我姥娘学会了叫外卖,虽然只是打电话叫,并且只会叫一家很好吃的鱼,于是叫过好几次,我们说,等亚光来结婚,叫鱼给他吃。我姥爷还有一瓶茅台,说等亚光来结婚,我们一起喝。然而前两天他来,却并没有去吃饭,只是饭后去坐坐,免得老人麻烦。因此我也没有吃到鱼,也没有喝到茅台。

我们中国人认为,父亲那里的亲戚要比母亲那里的亲戚更亲。然而我姑姑的孩子生活环境和我差得太远,所以还是和二姨的儿子亚光关系好。

有时候忽然想到,亚光也有他父系的兄弟姐妹,就感觉他不是我们家的了,等到他领着媳妇过来,就更感觉他不是我们家的了。等他送走媳妇,还在姥爷家吃饭,看电视,说话,仿佛一切都没变,然而没变的只是我。他有了新的生活,为我所没有生活过的。

 本文内容来自「知乎」 

 转载请联系知乎原作者 

 欢迎转发到朋友圈~ 

小事回忆录

小事丨一路上有你

小事 | 爸爸不想被当成流氓

小事丨呃……我赢了

小事 | 有些快乐只能慢慢品尝

小事丨有用吗,有用吧

标签:

返回中国丹阳网首页

(责任编辑:网络小编)

猜您喜欢